您现在的位置: 主页 > 两波中特 >

两波中特

“五风十雨”之基础

另有元代诗人萨都剌《题云山图》中:“清平海宇无风烟,五风十雨歌丰年。”

即将于下周一举办的“金榜题名?必定如意??古代文房器物展”中,有一件清乾隆年间的紫檀紫檀木砚盒,砚盒底部镌刻有楷书“五风十雨”四字,并附“毕沅制”人物落款。

这还要结合着大的背景来看,中国因以大陆为主,自古是一个以农业为生的国家,土地和农民自然会成为社会的最根本基础。从最早的秦在商鞅变法中“废井田、种农桑”以农业发展支持军队的“耕战之术”实现统一大业开始,统治阶层就意识到这点,所以社会、经济的思维和政策的中心总是围绕着土地的利用跟调配。而使土地活起来和有附加值的却是农夫。

再回过分来看一下落款人,毕沅,他是清乾隆年间的状元,后为官三十余载,但他同时也是一个学者型的人物,续司马光书,成《续资治通鉴》,又有《传经表》、《经典辨正》等著述,所以盛放砚台的砚盒作为文房用具也是常伴之物。

《吕氏年纪》中有一篇文章名为“上农”,把农夫这个群体放到了较高点,“古先圣王之所以导其民者,先务于农。民农非徒为地利也,贵其志也。??????主位尊。??????民农则其产复,其产复则重徙,重徙则去世处而无二虑。”本质是农夫的土地作为财产很难转移,所以国度有难时,他们不会弃家而逃。当然它的出发点还是从统治者利己的角度出发的。

“五风十雨”按照字面阐明为:五天刮一次风,十天下一场雨。最早出自东汉王充《论衡》:“风不鸣条,雨不破块。五日一风,十日一雨。”而实质就是形容风调雨顺,更多关乎与农业,比喻宋代诗人王炎的《丰年谣五首其一》:“满箔春蚕得茧丝,家家机杼换新衣。五风十雨天时好,又见西郊稻秫肥。”

这里咱们想表白的是一个官员为何把关乎农民农业生计的祈愿镌刻于日常所用文房器物之上?难道是因为他真是一个体贴关心百姓清正廉洁的好官吗?如果是这样又怎么会有嘉庆四年因曾巴结过跟?,被下令褫夺世职,籍没家产的后续呢?

标签 农民 农业 土地 人物 阶层

清乾隆 “五风十雨”紫檀木砚盒